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我害怕NB大道上的擦车人:在红绿灯前洗车窗是你最尴尬的互动吗?

Zoya Patel 2022年4月8日星期五
Window washer

在红绿灯前洗车窗是你最尴尬的社交互动吗?图片:文件。

我不是回避我们城市不平等现象的人,我以前写过关于堪培拉困难群体的文章,也愿意给乞丐和无家可归者捐钱。

我很清楚造成贫困的结构性动因,这意味着堪培拉成千上万的人正在为食物和住所而挣扎,并可能同时面对很多其他的复杂问题,例如心理健康问题和成瘾问题。

但是,说了这么多,我依然不得不承认,当我看到一个擦窗人在Northbourne Ave大道的路口等着时,我最怕这时红灯亮起。不是因为我担心自己的安全,也不是因为我不喜欢让失业的人提供清洗挡风玻璃的服务,而是因为,这是我日常生活中最尴尬的互动,而我却无法控制它的开始。

作为一个经常独自开车的年轻女性,我似乎是一些擦窗人的明确目标,他们会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像我走来,然后开始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工作。我拼命摇头,但无济于事。这些男人(到目前为止,我遇见的擦窗人都是男人)无视我的抗议,清洗我的挡风玻璃,石猴如果我没有摇下车窗付款,他们就看起来很是不爽。

Northbourne大道上的交通信号灯和测速。图片:文件。


更多阅读:堪培拉的电动滑板车将可在市中心和Belco区之间通勤


我并不是因为不满意服务而拒绝付款,而是我真的从来不带现金。现在谁还带现金呢?我翻遍车里的扶手箱和我的手提包,但一枚硬币也找不到,这就是我拒绝让他们洗车窗的原因。但是现在,我的挡风玻璃湿漉漉的,刚刚被擦洗过,擦窗人就站在我的车窗旁,我感觉自己像个混蛋,因为我只能不付钱走掉,尽管我真的不需要有人帮我擦挡风玻璃,而且在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

作为一个自诩清醒的千禧一代,这种情况常常让我一整天都觉得内疚,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我内心焦虑的根源之一,尤其是在疫情解封之后,经历了一段时间不需要开车穿梭城市的安逸,让这种情绪更加明显。

与擦窗人相比,我为自己享有如此明显的“特权”而感到难过——我坐在昂贵的越野车上,烧着每升2澳元的汽油,在高薪工作和自己的房子之间穿梭,或者更糟糕的是,与同样优越的朋友约好一起去享用精致的“早午餐”。这家伙站在烈日下,刚刚探着身子帮我擦了挡风玻璃,只是试图问我要一枚2澳元的硬币,而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方式之一,我却无视他,拒绝他,或者不付钱就开车离开?每次想到这里,都让我感觉头要爆炸了。

是的,我知道许多人会争辩说,他会拿走那2澳元硬币,放进他准备买下一剂毒品的存钱罐里。但正如我之前所写的那样,我们生活在更好的境遇中,但我们没有判断别人如何花钱的权利,特别是如果我们选择把钱给到他们手中。


更多阅读:你收到新冠疫情纪念币了吗?堪培拉的皇家铸币厂在国家旅游奖中获得铜牌


我想向他们保证,我实际上是一个好人,我感谢他们的劳动,但我真的没什么可给他们的。因为自从去年生日那天,我从一个长辈那里收到50澳元的纸币之后,我的钱包里就再没有放过现金了。

现在,我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我准备了一把2澳元的硬币放在车里,想着这样以后就可以避免这种尴尬。而朋友们建议我在红灯前打开雨刷,这样可以更加清楚地表明我不需要擦玻璃。可是,我觉得这举动可能有些粗鲁和带有攻击性,而我也讨厌冲突。

是只有我自己处于这种焦虑中吗?还是有其他人也面对类似的问题呢?

还是这一切都是我做错了?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Zoya Patel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