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扫码领红包啦🧧

社区

山火和病毒,澳大利亚人亟需缓解焦虑

Michael Weaver 2020年3月29日星期日
Volunteers

在夏季的丛林大火中,他们为社区贡献了一份力,(左后)海利·博兰(Hayley Boland)、霍利·塔姆(Holly Tame)和贾兹门·佩恩(Jazmenn Payne)。图片:Region Media。

 

“在渡过艰难的夏天之后,ACT社区的人们仍然存在着种种焦虑。”堪培拉内科及心脏病博士阿纳格雷塔·亨特(Arnagretta Hunter)说到。

亨特博士针对澳大利亚气候委员会(Climate Council of Australia)的夏季危机报告发表了评论,

这份报告主要对夏季极端天气事件的人力、环境和经济成本进行了评估。

亨特博士也是ACT的澳大利亚环境医生协会主席,组织并呼吁医疗专家们关注环境来增强大家的身心健康。

她在接受Region Media采访时说道:“根据目前我收治的病例情况来看,大多数患者都会受到情绪方面的困扰,所以,其实主要问题是要关注灾情对人们心理健康的影响。”

亨特博士现在仍然在为那些深受夏季森林大火影响的病人们治疗,但她也提到目前新冠疫情的爆发同样会对人们心理产生很大的影响。

“森林大火几乎对我接诊的每个病人的健康都有影响,他们无法回到家乡,更无法回到家乡接受治疗。”亨特博士告诉Region Media。

“一直以来,我都在关注现存的心理健康问题,而现在,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更加加剧了人们本就还未从山火中缓解的焦虑、痛苦的情绪。”

“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一场非常巨大的挑战。”

 

Dr Arnagretta Hunter

堪培拉的内科及心脏病博士阿纳格雷塔·亨特 Arnagretta Hunter。图片:提供。

 

亨特博士说,大面积的干旱、水源短缺、温度的变化都是不正常的,而出现森林大火更是不正常的情况。

在被问及夏季的森林大火是不是环境气候的自然变化时,亨特博士表示,看看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做出的反应吧。

“我们会听取专业的医生、科学家及专家的建议竭力应对这一流行病。”

“科学家们告诉我们, 由于气候变化导致森林大火的信号非常的强烈。

毫无疑问,如果现在的温度没有高出前工业时代1.1度的话,这个夏天我们就不会经历如此巨大的灾难。”

“我们必须承认,今夏的森林火灾是气候变化的结果。不然,今年应该是一个正常的山火季。”

 

Orroral Valley fire, army and emergency services

1月31日,Tharwa的消防人员正在讨论Orroral Valley大火。图片:Region Media,Michael Weaver。

 

气候顾问和新州前消防救援专员格雷格·穆林斯(Greg Mullins)也坦诚地说出森林大火对澳大利亚人的影响。

穆林斯说:“气候变化对森林大火火来说是火上浇油。火灾变得越来越难救、救援成本和代价越来越高, 而火灾季节也开始得更早、持续的时间也变得更长。”

正如之前我们看到的堪培拉烟霾笼罩的天气一样,报告的调查结果的数据也显示,在12月和1月期间,堪培拉的空气环境多次处于世界最差的水平。

下面是主要的调查结果:

  • 近80%的澳大利亚人都有直接或间接地受到森林大火的影响;
  • 此次森林大火产生了6.5亿到12亿吨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气中,相当于全世界商用飞机的年排放量;
  • 约21%的澳大利亚温带阔叶林和混合林被烧毁;
  • 一年中从未有过火灾记录的地方发出灾难性火灾危险等级预警;
  • 33人死于森林大火,其中新州25人死亡;据估计,全澳范围内有10亿只动物死于大火。

亨特博士表示,社区对森林大火和新冠疫情爆发的反应非常相似,作为一个整体,我们必须共同努力来面对。

“为了共同度过难关,建议和本地社区进行合作。认识你的邻居、 了解谁可能需要额外的帮助,并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

“无论是山火带来的焦虑,还是现在新冠疫情带来的恐慌,有效缓解这些情绪的一个方法就是找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去做,分散注意力。

如果社区需要帮忙,可以看看自己能做什么,这样在帮助他人的同时,也是在照顾自己。”

“不用握手或拥抱, 或许换一种关爱方式,问问朋友的身体状况是还ok,或是帮他们买点需要的生活物资等等。都能有效地缓解焦虑不安的情绪。”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ichael Weaver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