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堪培拉新冠追踪者的一天:ACT卫生部门是如何在疫情期间进行流调的?

Dominic Giannini 2021年9月9日星期四
ACT health, health worker

接触追踪人员正在打电话。图片:Region Media。

每天两次更新、紧盯不断涌现的新冠暴露地点、迅速给众多新增的接触者打电话,这就是堪培拉这个24人流调团队的工作日常;他们要在高压下与时间赛跑,迅速确定暴露地点并发现潜在新冠病例,以减缓“德尔塔”病毒在社区中传播。

目前,ACT大部分病例都能找到关联,仅少数确诊病例仍在调查之中,但从“德尔塔”病毒的传播能力以及悉尼呈指数增长的确诊病例可以看出,这次的病毒来势汹汹,稍不留意,就容易逃离卫生部门的控制。

正因如此,ACT消防和救援部门消防队志愿者史蒂夫·乌尔里希(Steve Ulrich)选择在堪培拉日增病例激增时,毅然选择加入联系追踪团队,参与流调(流行病学调查)工作。

他告诉Region Media:“每个人的一小份力量都对社区有帮助。”

“如果每个人都能提供一些帮助,这样便能为减少社区感染的几率做一些贡献,并有望使让我们实现零社区传播的目标。”

当确认一名新冠阳性患者之后,在24小时内联系追踪人员便要完成病例访谈,而每次访谈可能需要花费几个小时的时间,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在与患者进行初步访谈之后,联系人追踪团队需要结合患者的流动情况核对其Check In CBR程序中的数据、电话记录、银行消费账单,以及CCTV监控等信息,从而评估哪些地点需要被确认为暴露地点以及暴露程度,以划分出是密切接触或是偶然接触。

乌尔里希先生表示,目前的情况仍然是动态变化的,他们需要不断适应新的状况并迅速对新的关联进行追踪。

他说:“每天的情况都在变化,新冠暴露地点也在不断增加,这也可能让流调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暴露地点的数量还未停止增加。这就像是拼图,不断出现越来越多的方块,我们努力寻找之间的联系。”


更多阅读:一天内 19,000人前往Bunnings,企业限制规定将调整


甚至在堪培拉本次疫情爆发以前,ACT卫生局的联系追踪人员还在管理返回堪培拉的旅客、外交官、以及来自外州热点地区的隔离人员;在新州的新增病例呈指数型增长时,他们还协助了新州工作。

蒂姆·斯隆-加德纳(Tim Sloan-Gardner)也是一名联系追踪人员,他此前在协助新州的相关工作,并且在ACT疫情爆发时一直在负责堪培拉新冠相关工作;他说,在某些时候,需要联系追踪人员告知患者他们感染了新冠。

不过在整个疫情期间,公众的配合程度都非常高。

他说:“在我(联系追踪)的过程中,工作进展都非常顺畅,没有人拒接接受访谈,这真的非常有帮助;尤其是当我跟大家解释我们在做什么,想要帮助社区并确保每个人安全的时候,大家都很配合工作。”

8月12日,ACT时隔一年多出现了第一例本地感染患者,随后,ACT各区的公务员、紧急服务人员,以及志愿者们被火速调配负责这项工作的开展。

在堪培拉进入封锁两周后,累计出现超过200例活跃病例,在高峰时期,堪培拉大约5%的人口(约20,000人)均处于隔离状态。

自那之后,数十名联系追踪人员要通过电话日夜兼程地追踪社区中病毒传播情况。


更多阅读:悉尼奢侈品顾问飞往堪培拉,因违反新冠限制规定被罚款$2500澳元


而这些,仅仅只是ACT地区追踪和遏制病毒传播工作的一部分。

在这些联系追踪者的身后,是堪培拉数百名卫生人员,他们形成了ACT新冠疫情响应队列,包括正在疫情资源中心协助ACT卫生局的詹妮弗·史密茨(Jennifer Smits)等人。

史密茨女士负责收集整理新增暴露地点的数据信息,并将其在ACT新冠专门网站中的交互地图中更新。

Map

堪培拉各区出现暴露地点的地图。图片:提供。

史密茨女士由紧急服务机构借调而来,同时她还担任地图绘制员,她表示,希望通过地图的方式让堪培拉的居民更易获得新冠信息。

她说:“我觉得这可以很好地将暴露地点视觉化,让居民们更方便地知晓附近的暴露地点。”

“因为我有绘图技能,所以我加入到新冠响应团队中来,同时我也对自己的地图绘制很有信心。”

“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自己的努力会发布到网上,同时社区会回馈给你这对大家非常受用。”

关于ACT新冠相关工作,请访问:www.covid19.act.gov.au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Dominic Giannini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