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中国经济:事实、虚构、信念和灵活思维”,澳国立经济专家在“中华全球研究中心”举办年度讲座

Chris Johnson 2022年9月5日星期一

简·戈利(Jane Golley)教授围绕常见的中国经济误解发表演讲。图片:Jamie Kidston, ANU。

中国经济将走向何方?这是来自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克劳福德公共政策学院(Crawford School of Public Policy)阿恩特-科登经济系(Ardnt-Corden Department of Economics)的知名经济学家简·戈利(Jane Golley)在近期“中华全球研究中心”年度讲座上的提出的问题。

在由公务人员、外交官、学者和学生组成的听众前,戈利教授从正反两个角度分别做出了论述。

在这场名为“中国经济:事实、虚构、信念和灵活思维”的讲座中,戈利教授说道:“长期以来,中国的经济一直是关注的焦点;对于中国经济‘即将崩溃’的预测和对于中国经济强劲与赋有韧性的说法并存。”

“中国的竞争优势会因为‘人口不足’而消退,还是人口增长放缓并没有那么灾难性?习近平主席会带领全中国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还是会限制经济增长并让这个目标成为不可能?习近平的“铁腕政策”能否带来绿色增长?‘债务陷阱外交’是真的,还是被杜撰出来的说法?”


更多阅读:堪培拉轻轨,一列没有时刻表的慢车


戈利教授表示,基于她十多年来对中国问题的相关研究,对于中国人口崩溃的说法她长期以来保持异议。

“这项研究始于了解到邓小平计划到2000年将中国人口增长降至零,从而帮助实现届时人均收入翻两番的目标。独生子女政策并没有完全实现人口增长降至零的目标,不过到1996年国民人均收入确实翻了两番,”她说。

“虽然生育率下降并不是唯一的驱动因素,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显著因素。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前所长蔡昉表示,在1985年至2013年的‘增长奇迹’期间,中国人均收入增长的三分之一可以用生育率下降来解释。几十年来中国官员和学者都在庆祝这种‘人口红利’,这是合乎情理的。”

“再到2016年推出的二胎政策,现在是三胎政策。支持这一政策转变有非常合理的非经济原因,我也绝对支持。不过从纯经济的角度来看,如果降低生育率对提高人均收入这么重要,那么提高生育率又如何是一件好事呢?是的,相比其他发展水平相当的国家,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更快。但其公民的生活也要好得多,同样的原因:生育率下降。”

她表示,提高退休年龄和劳动力参与率(尤其是女性参与率)是提高劳动者在经济中的占比的两个直接方法,从而减少老年依赖问题。


更多阅读:联邦政府为堪培拉轻轨2B阶段新列车提供资金支持


对于教育和人力资本的投资也将提高当前和未来劳动力的生产力。

“中国政府是否会对这些进行投资是一个单独的问题。这与习近平最近所强调的‘共同富裕’相关,”戈利教授说。

“根据习近平的说法,这个愿景意味着‘所有人将在物质和精神上实现共同富裕,并不仅仅是少数群体’。”

“与邓小平几十年来‘不存在贫富差距’的呼吁一致,(因为)这就是社会主义的涵义”,共同富裕最终能否提供解决方案?”

戈利教授指出,近年来中国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国民生产总值(GDP)的增长不再是其成功发展的唯一衡量标准,而是将重点转向更具包容性和环境可持续性的高质量增长。

她说:“我更加确信‘债务陷进外交’是一个纯属杜撰的概念。这个词是西方媒体用来描述中国政府‘一带一路’以及其他全球投资情形。”

“然而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个词)没有意义:为什么一个国家的政府会对另一个国家投资并希望这些投资失败,并以此获得对受援助国家的影响力,从而对其带来恶意影响?”


更多阅读:澳国立ANU植物科学家取得突破性发现


她解释道,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在追求权力和影响力,“因为这是‘大’国做法”。在此过程中,部分跨国公司表现糟糕“因为这是(部分)跨国公司所做”。

“这个非常复杂区域的真实状况(地缘政治、经济和宏大战略交织在一起)很难确定。但我们至少应该排除这一路走来的假想问题。”

“增长率有很多影响因素,包括在决定中国何时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方面,增长率起到显著作用,以及这对中国如何利用其日益增长的全球力量方面有什么意义。”

“但更重要的是,为了中国14亿公民,未来是否是高质量的增长是很重要的(包括包容性和绿色)。实现这一点将是未来几年对中国政府能力的真正考验。”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Chris Johnson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