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活动

冬泳加裸泳,在堪培拉的冬至这天,一起跳进格里芬湖是什么体验?

Michael Weaver 2021年6月8日星期二
Ian Lindeman Memorial Winter Solstice swim launch at Lake Burley Griffin

堪培拉Lifeline首席执行官凯莉·李森(Carrie Leeson)和冬至游泳参与者珍·凯恩斯(Jen Cairns)、彼得·林德曼(Peter Lindeman)、阿曼达·麦考马克(Amanda McCormack)、罗文·林德曼(Rowan Lindeman)、迪恩·韦弗(Dearne Weaver)和杰夫·阿尼(Geoff Arney)于本周在 Yarralumla 湾举行的游泳发布会上。图片:Michelle Kroll。

有没有想象过,在堪培拉日渐寒冷的冬天,跳进格里芬湖是一种什么体验?来自Lifeline的危机电话协调员阿曼达·麦科马克(Amanda McCormack)认为,相比我们所经历的疫情,在堪培拉冬泳着实是一次温暖人心的独特体验。

阿曼达是今年第五届年度Lifeline冬至慈善裸泳活动(Lifeline Winter Solstice Nude Charity Swim)其中一名勇敢的参与者,此次游泳活动将在6月21日(冬至)日出时分举行。不过她也说,和经历此起彼伏一波又一波疫情相比,在接近冰点的水中游泳并不算什么。

阿曼达从事救助电话方面的工作已经有九年的时间了,她说:“其实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没有充足的人手来接听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的电话。”

“对于我们来说,所谓(疫情或创伤)‘后遗症’就是当作为一个社区我们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我们应该理解将会发生什么。”

“我们经历创伤后对压力的处理方式都各不相同,今年参加裸泳对我和所有的参与者们来说都算是一次洗礼。我曾在2019年的时候也进行过裸泳,那次是我与这么多人所经历的最有意义最能赋予我力量的经历。”

“感觉其实比想象的要好很多。”

Five people in the water of Lake Burley Griffin

冬至游泳参与者们者珍·凯恩斯(Jen Cairns)、彼得·林德曼(Peter Lindeman)、阿曼达·麦考马克(Amanda McCormack)、罗文·林德曼(Rowan Lindeman)、迪恩·韦弗(Dearne Weaver)和杰夫·阿尼(Geoff Arney)。图片:Michelle Kroll。

由于新冠疫情,去年只有彼得·林德曼(Peter Lindeman)和杰夫·阿尼(Geoff Arney)两人能参加冬至游泳。不过,那次的活动仍然为Lifeline 筹到了近20,000澳元的捐款,用以帮助Lifeline在堪培拉持续提供危机支持服务。

另外,那次的活动也是为了纪念于2019年11月因肝癌逝世的冬至游泳创始人伊恩·林德曼(Ian Lindeman)。

同时,也是为了纪念因精神健康问题而逝去的埃文·林德曼(Evan Lindeman)、雅各布·奥基(Jakob Oakey),以及史蒂夫·赖特(Steve Wright)。

自2017年冬至游泳活动创立以来,每一次的游泳,伊恩的兄弟彼得都有参加,虽然他可能喜欢更直接的潜水。

彼得说:“这些活动也是为了将伊恩的游泳传统继续进行下去,伊恩总说,冬泳是一次心灵的净化,所以在他之后,这项活动便也成为了将他的精神延续下去的方式,虽然也许我并不是裸泳。”


更多阅读:来格里芬湖划龙舟庆祝端午节,参与悠长的华夏历史与社区


在今年,伊恩的儿子罗文(Rowan)已将开启他的首次冬泳体验。

他说:“现在已经收到了71人注册,并筹集到超过3,000澳元的资金,我们也真心希望帮助更多的堪培拉人能振作起来。”

活动的组织者本·约翰斯顿(Ben Johnston)表示,在去年还有新冠限制的时候便开始想象疫情后该如何安排这项活动,很高兴今年能重启这项活动。

约翰斯顿表示:“今年,我们希望争取有350到400人来参加,这样我们就能筹集到尽可能多的资金来支持Lifeline的工作。”。

“我们希望这次能筹集到8万澳元的捐款,因此真心鼓励大家都能参与其中,做些疯狂是事情,比如裸泳。”


更多阅读:防疫也防“抑”,宅家不自闭,你需要知道这些


在一年中最短的一天,冬至的上午7点12分,参与者将跳进水中开始冬泳,并游到Yarralumla Bay的浮筒处,开始时参与者们将收到仪式风笛手的欢迎。活动之后参与者们可以裹上厚厚的衣物在火堆前享用热腾腾滋滋冒油的香肠和咖啡。

生命线堪培拉首席执行官凯莉·利森(Carrie Leeson)表示,这次的冬泳活动也是堪培拉Lifeline一年之中的一次高光时刻,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方式来建立堪培拉社区之间的联系

利森先生表示:“我们对每一位参与人员都致以感谢,是他们真正地展示出了来自社区的力量。我们预计,今年活动参与者的数量将创下新纪录,因为去年因为疫情想参加却没能参加的人今年可能会继续参加活动。”

她还表示,她会“认真地考虑”参加此次活动,不过还需要更多的鼓励。

此项活动有严格的“禁止观众”政策,所以如果你也想参与,就来一起在格里芬湖裸泳吧。

活动筹集到的所有资金都将用于堪培拉Lifeline危机支持服务及其13 11 14热线。

更多活动相关信息及活动注册,可在其冬至游泳网站上查看。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ichael Weaver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