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活动

堪培拉低收入家庭的儿童常常错过好机会

Katrina Condie 2022年10月17日星期一
Child at window

堪培拉儿童生活在贫困家庭中可能会错过机会。图片:文件。

据估计,堪培拉大约有9000名儿童处于贫困水平。

虽然堪培拉是全澳每周平均收入最高的城市,但随着生活成本的不断上涨,很多家庭无法负担住房、食品、交通、医疗服务、服装和能源等基本生活开支。

堪培拉今年的反贫困周于10月16日至10月22日举行,ACT社会服务委员会(ACTCOSS)敦促议员通过立法,并到2030年能将首都领地儿童贫困率减半。

Care Financial Counseling咨询公司研究发现,政府住房短缺,在加上生活成本急剧上升,这给堪培拉的低收入家庭带来了严重的影响。

首席执行官卡梅尔·富兰克林(Carmel Franklin)表示,Care公司研究了领取澳大利亚社会福利联络中心(Centrelink)福利的个人、夫妻及家庭的生活成本,并发现居住在政府住房的家庭平均每周的亏空为15澳元。而居住在私人出租屋中的堪培拉家庭则面临每周约100澳元的短缺。

“这表明,如果你在领取福利金,那么就无法负担私人出租房的租金,”富兰克林女士说。

“从本质上讲,这些家庭每周都必须决定这笔补助用在哪些开支。”


更多阅读:ACT社会服务委员会希望通过改革来解决本地“羞愧的”儿童贫困问题


“即使他们住在政府房屋中,也很难维持生计。如果是生活在私人出租房里,那么生活就更加艰难。”

富兰克林女士表示,这些孩子们往往无法参加学校的旅行、无法参加音乐、舞蹈和体育等课外活动,家庭的旅游可能也无法获得。

她说:“这些家庭支付完房租、食物、水单燃气费等基本生活费之后,几乎就不剩下什么钱了。”

“如果他们还有意外的医疗开支或兽医开支,或者车坏了、冰箱坏了,再或者需要购置衣物等等,他们可能会使用‘先买后付(Afterpay)’的支付系统,或是刷信用卡来支付这些账单,但问题是,他们无力偿还,所以就让他们陷入一个持续负债的循环里。”

Care CEO Carmel Franklin.

富兰克林女士表示,堪培拉还需要做很多工作来对抗贫困。图片:Care。

富兰克林女士表示,联邦政府没有为领取福利补助的人提供做够的安全感,尤其是领取求职者津贴(Job Seeker)的人。而在地区一级,需要对社会住房进行更大的投资。

研究过程中Care公司发现,堪培拉的一个低收入家庭每两周约有18澳元的盈余。

父亲有一份全职工作,母亲每周工作三天,并且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则他们领取家庭税收福利B(Family Tax Benefit B)补助。

“除去他们的开支,包括私人房租金,他们只剩下一小笔存款,如果他们有意外开着,则这真的不够,”富兰克林女士说。

“他们需要节省开支支撑生活,并且没有办法存下钱以备不时之需。”

“由于房租如此之高,生活成本不断上升,这让堪培拉的低收入家庭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

她表示,任何一笔小小的开支都可能让他们“陷入困境”,并无法支付房租,甚至面临无家可归的风险。

“为什么还有人如此艰难?可能很多人无法理解,因为堪培拉是隐藏的贫困,”富兰克林女士说。


更多阅读:堪培拉小学校长带头支持本地儿童和他们的家庭


另一位Care公司的客户,56岁的约翰(John),他住在政府住房里,“仅”靠求职者津贴生活。这名厨师患有糖尿病和关节炎,目前正在等待接受手术,所以无法工作。

他表示,福利补助的金额不够,他经常发现自己没有“合适的食物”,也没有用来应急的储蓄。并且,他在冬季会尽可能减少使用暖气,但电费账单还是有500澳元。

ACT政府承诺到2025年再提供400套公共住房,到2025-26年再提供600套廉价住房,ACT社会服务委员会对此表示欢迎。但他们表示,这项承诺仍远远无法满足社区需求。

参加本月ACT地区举办的反贫困周活动,从而提高我们的住房和生活费危机意识。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Katrina Condie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