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深受堪培拉居民喜爱的标志性圆形候车亭,为何不再建造了?

James Coleman 2022年8月10日星期三
Bus shelter

现在我们或许觉得堪培拉标志性的公交候车非常可爱,但过去并非如此。图片:文件。

圆圆的公交候车亭对于堪培拉的意义,就如同纽约的黄色出租车、伦敦的红色电话亭一般,它们是这座城市经典的文化符号。后来以这些圆形的公交候车亭为原型,又渐渐衍生出各种各样的周边文创产品,比如咖啡杯、3D 打印的塑料模型圣诞装饰品耳环袜子盆栽植物架纸板艺术商店

它们是混凝土公交车候车亭,1975年至1995年年间,从Acton区到 Yarralumla区,堪培拉各区出现了近500个候车亭,几乎每位堪培拉居民都在这个小小的避风港停留过,一次次地等候公交,或躲避风雨。

2020年,纽卡斯尔的艺术家特雷弗·迪金森(Trevor Dickinson)出版了一本咖啡桌摄影集:《堪培拉美丽的公交候车亭》(Beautiful Bus Shelters of Canberra),几乎记录下每一个独特的候车亭。


更多阅读:ACT公共交通票务系统升级承诺已久,供应商问题仍悬而未决


去年,澳大利亚建筑师协会(AIA)将罗伊爵士持久建筑奖授予这项设计。

“候车亭设计的简洁性、功能性和材质性,充分体现了建筑的完整性和持久质量,”简介中写道。

“候车亭的建造形式很独特,但它很好地发挥了实用功能,而且更方便的是,在需要之时候车亭可以迁移。”

据考古学专家及ACT遗产委员会(ACT Heritage Council)主席肯尼思·赫弗南(Kenneth Heffernan)博士称,目前正考虑将这些候车亭列为遗产。

Canberra bus shelter

位于Chisholm的堪培拉公交候车亭。图片:John Coleman。

“渐渐地,越来越多人重新开始欣赏这些1970年代的野兽派建筑,”他说。

“我们仍将这些候车亭视为标志性符号,并且它们意义独特,不仅因为圆形的设计特色,还因为它们见证者首都地区的发展。”

既然这些候车亭这么出色,我们为什么不再建造了呢?

作为改善这座新兴城市公共交通项目的一部分,这些候车亭是昆士兰的建筑师克莱姆·卡明斯(Clem Cummings)在1974年进行设计的。

当时《堪培拉时报》报道:“新建的候车亭将是圆形的,并将由混凝土和玻璃纤维建造”,并且“预计造价2,000澳元”。


更多阅读:堪培拉超过80个公交站将进行无障碍设施改造


一年后的1975年,国家首都发展委员会(NCDC) 安装了98个初始版本的“系列 I” 混凝土候车亭,亭子镶嵌着橙色塑料面板、有机玻璃窗,并刻着ACTION的标志,与澳大利亚高等法院(High Court of Australia)和卡梅伦办公室(Cameron Offices)的野兽派风格建筑遥相呼应。

赫弗南博士表示,当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种设计。

“我记得当时大家觉得它们有点丑。其实,时任艺术和遗产部长也不认为这些候车亭会非常受欢迎。”

不过到1976年6月,国家首都发展委员会注意到卡明斯的设计“具有功能性,并且受到普遍好评”。1988年出现了一个更简易的竞争对手,不过只在Curtin区的Carruthers Street街出现。就这样,候车亭的安装工作持续到1995年,几年来也有一些小的变化。

Curtin bus shelter

25个更为简易公交候车亭中,只有Curtin区Carruthers Street的一个候车亭从图纸变成了实物。图片:James Coleman。

到那时,“社区的需求”是更舒适、更紧凑的公交候车亭。

ACT政府发言人表示:“这些新颖的设计能够让大家清晰地看到周围的环境,为候车的乘客提供更安全的体验。”

“反馈意见还表明,较新的透光玻璃候车亭还美化了周边环境。”

Plans for the bus stops

克莱姆·卡明斯(Clem Cummings)的堪培拉公交候车亭图纸。图片:ACT档案馆。

如今,公交候车亭还需要满足残疾人无障碍通道等新需求,这些涉及到座椅的设计、高度和空间的设置。

但是,卡明斯公交站还没有完工。

“在整个公交网络中,混凝土公交候车亭将继续发挥其预期作用,”发言人说。

Downer区的一处废弃候车亭已经被改造为社区图书馆,同时另一处候车亭则变成了安斯利社区的食品储藏室。


更多阅读:为确保稳定可靠的周末服务,堪培拉公交司机招聘背后的努力


在首都领地之外,新州的布雷德博(Bredbo)和塔隆(Tallong)火车站各自在站台上建造了一个混凝土候车亭,供乘客候车。有点不那么光彩的是,还有一个候车亭却在卡明斯家乡昆士兰的冲浪者天堂担任公共厕所的用途。

这些候车亭非常灵活,堪培拉运输部门(Transport Canberra)可以移动并搬运它们。不过这个过程并不容易,需要先挖开它们坚实的混凝土底座,再吊起来移动到新位置,最后重新粉刷,“让它们重焕生机”。

不过很显然,这些候车亭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James Coleman on Riotact.

评论

One Response to 深受堪培拉居民喜爱的标志性圆形候车亭,为何不再建造了?

Filter
Order
Stephen Stephen 10:07 pm 11 Aug 22

怎么看都像碉堡。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