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阴冷、封锁和拉尼娜,害虫和老鼠今年再袭堪培拉

James Coleman 2022年5月10日星期二
Pest conctroller

由于疫情原因,许多堪培拉家庭推迟了除虫工作。图片:Canberra Pest Control。

最近,堪培拉的寒冷和沉闷可能会让你想蜷缩在沙发上,捧上一杯热饮,安静地读一本好书,但问题是,你不会在自己的家里感到孤单。随着天气越来越阴冷,越来越多的害虫把你的屋檐当成遮风挡雨的庇护所,包括老鼠、蜘蛛和白蚁。

根据当地除虫专家的说法,这些因素导致害虫在这两年爆发,包括部分新冠疫情的原因。而今年冬天的前景也好不到哪里去。

ACT Pest Control公司的负责人卡尔·易卜拉欣(Carl Ibrahim)表示,在新冠疫情期间,很多家庭不希望有陌生人来家里,所以他们推迟了除虫工作。

“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蜘蛛和老鼠。”


更多阅读:提前投票今日开放:2022年联邦大选投票,你需要知道这些


他说,随着冬天的临近,啮齿动物的数量总是会增加,尤其是在堪培拉,当天气变得非常寒冷时。

“去年,由于澳大利亚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人们非常担心,害怕鼠患来到堪培拉,但我认为没有,”卡尔说。

他补充说,当涉及到对房屋造成破坏时,最主要的原因是一种害虫——一种“在 ACT 中确实没有得到足够覆盖的害虫”:白蚁。

“它不像任何其他害虫,其他害虫来到你家,你还有机会可以控制。但对于白蚁,你没有这种机会。”

Termite inspection

白蚁检查员检查住宅是否有白蚁。图片:文件。

他说,由于潮湿的天气淹没了蚁群现有的巢穴,并增加了房屋下方泥土中的水分含量,整个首都领地的白蚁数量正在“非常非常大地增加”。

“这些城区经常遇到白蚁的问题,例如北部的Aranda、Bruce和Cook,以及南部的Gordon、Condor和Isaacs……但大多数白蚁问题都是自己造成的,”他说,“疏于打理的花园”是白蚁问题的一个原因。

“始终保持检查,间隔不超过12个月。如果你及早发现白蚁,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

他说,许多企业提供白蚁防控,但是“以错误的方式和快速的方式在做”。


更多阅读:Mogo野生动物园诞生一只狮子幼崽


卡尔表示,这个过程不是一次性喷雾就能搞定的,而是更加昂贵和复杂的流程。一次性支付2,500到3,500澳元,除虫专家将每两周定期到你家,用六个月的时间放置诱饵进行除杀。

“很多人告诉我们,这个费用的数字让他们心脏病快发作了,但这就是最有效的治疗方法。你必须杀死白蚁的巢穴,否则它们会不断回来。”

Quality One Pest Control 的老板迈克尔·德弗雷斯(Michael Devries)表示,他看到“老鼠的数量大幅增加”。

“在堪培拉,我们到处都能看到它们,有时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穿过车库和车道。

“啮齿动物和人类一样对寒冷有敏锐的感觉。现在的天气比去年冬天更冷,而且考虑到寒真正冷的夜晚还没有开始,这有点令人担忧。”

Mouse in kitchen

老鼠的粪便和尿液会导致人类食物中毒。图片:文件。

通常情况下,害虫控制人员会使用毒饵来快速消灭啮齿动物,但迈克尔说,他更喜欢小剂量的化学物质。这意味着死去的老鼠不会对可能吃掉它的本地鸟类或宠物构成太大的风险。由于携带疾病,它们还对人类构成风险。

“我们必须尽量减少啮齿动物的侵扰,否则情况会变得更糟。去年发生的事情是,一些农民因啮齿动物的叮咬感染了危险的疾病,最终住进了医院。这个世界是残酷的。”

迈克尔说,蜘蛛的数量一直保持稳定,但由于新冠疫情限制,许多人去年选择没有对房子进行除虫,因此蜘蛛的数量也在增加。

“蜘蛛也被大量的雨水冲到了室内。所以外面的数量是一样的,只是它们正在里面移动。它们正在寻找庇护所。”

Big black scary-looking spider

老鼠蜘蛛通常与悉尼漏斗网混淆。图片:文件。

然而,迈克尔和卡尔都同意一个好消息:你不会看到任何致命的悉尼漏斗网蜘蛛。

“很多人在看到鼠蛛或活板门蜘蛛时,认为他们有漏斗网,因为它们看起来很可怕,但漏斗网蜘蛛在堪培拉极为罕见,”卡尔说。

“我在这里的12年里只见过一两个,其中大部分是从悉尼连同建筑材料一起运来的。”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James Coleman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