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因为被需要,所有勇往直前,你是否知道是他们守护着我们平凡的24小时?

Laura Liu 2020年10月27日星期二
一战爆发之后,澳大利亚红十字会作为英国红十字会地一个分支机构成立(“四位红十字护士”,1915年)

一战爆发之后,澳大利亚红十字会作为英国红十字会地一个分支机构成立(“四位红十字护士”,1915年)。图片:nla.cat-vn7760494。

缓慢而坚定地,澳大利亚终于一步步迎来了解封,那些我们在疫情期间奢望的活动,滑雪、野餐、露营、冲浪、聚会,也在逐步重新回归我们的日常。

在中国,当武汉全城陷入疫情的泥沼,是217支医疗队,两万五千多名白衣战士奔赴前线;当湖北“封省”、交通停摆、物流受困时,是警察和社区工作者们的完美配合,让困在家中的人们依然能渡过时艰。

时间倒退回10周前,当生活在澳洲的我们,被恐惧和绝望侵袭,是谁在支撑我们渡过时艰?当疫情逐渐平息,每个人又可以走在阳光里,我们要知道,澳大利亚交出抗疫的优秀答卷背后,离不开这些可爱的人们。

在后疫情时代,为大家讲述依然坚守在疫情一线的他们,如何写下2020年最值得铭记的篇章。

白衣天使:用微笑面对每一天

男护士并不多见,而克里斯·哈里斯(Chris Harris)就是其中一位。也许是因为他的母亲和祖母都是护士,从小受到她们的影响,看到一名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女性的新闻报道之后,克里斯便毅然决定要当一名护士。

就在上周,他被授予堪培拉年度护士称号。克里斯是一名临床护士顾问,他告诉我们,微笑,是他职业生涯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之一。

ACT Nurse of the Year Chris Harris.

ACT年度护士克里斯·哈里斯(Chris Harris)说:“每当你微笑或放声大笑时,就知道自己拥有一个非常好的工作环境”。图片:Michelle Kroll。

克里斯在堪培拉大学医院的Stromlo Ward病房工作,到如今,已有超过十年的从业经验了,但非常让人惊讶的是,他告诉Region Media,这段时间应对新冠病毒,并没有给他日常的工作带来什么额外的压力。

克里斯说:“我们是一支非常强大的团队,都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好直面挑战。当然,在面对新冠时,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恐惧,但和其他服务部门一样,我们做好了准备,步步为营。

谁也没有经历过新冠,我们都不确定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我们都受过专业的训练,我们知道疫情来临之时,什么是做正确的事情。这几个月,我们的工作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更多的人知道了护士,看到了我们。”

很明显,大家看到了他们的工作和努力,这也让在克里斯领导下的Stromlo Ward病房,在员工文化调查中获得了最高的评价。

“年度护士并不是给我一个人的,也是给予我们整个医疗团队的。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努力地工作,尽力照顾好每一位病人。没有整个团队的努力,我不可能得到这份荣誉。”

克里斯说,除了照顾好病人的健康,在工作中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是团队的管理方法,我们需要听到每一个人的声音。

“我们可以确保为患者实施最佳且安全的护理方案,但同时,我们每天还需要创造大家喜欢的工作环境。当大家工作时微笑或放声大笑,就知道我们拥有一个非常温暖的工作环境。虽然工作时间长,还会经常倒班、牺牲自己的时间,但能与这群可爱的人们一起工作,真的太荣幸了。”

Winners of the annual awards which celebrate the work our nurses and midwives do each day to contribute to the health and wellbeing of the Canberra community.

左起,年度助产士凯西·库南(Kathy Coonan)、优异的质量改善/研究优胜者妮基·约翰斯顿(Nikki Johnston)和优异的教育实践优胜者雷切尔·比尔顿·西姆克(Rachel Bilton-Simek)。图片:ACT Health。

Calvary公立医院的一名新生助产士,凯西·库南(Kathy Coonan)被评为ACT年度助产士。和克里斯一样,凯西也来自一个护士家庭,受姐姐和母亲的影响,她选择当一名助产士,来照顾早产儿和生病的婴儿。

凯西堪培拉助产士的职业生涯从1983年开始,并在1990年代中期,协助在堪培拉医院设立新生儿和父母的支持服务中心。这个项目可以让早产儿提前出院,并由有经验的新生儿医务人员在其家中照顾。

而今年的年度护理团队称号则颁发给了一组队预防自杀充满热情的女孩。布里特·谢霍德(Britt Shephard)和香农·纳拉科特(Shannon Narracott),是堪培拉医院的急诊科注册护士。他们两人组织了2019年预防自杀晚会,并为黑狗研究所筹集了超过41,000澳元的资金。现在,她们正在努力地制定国家心理健康和咨询方案。

ACT年度护理团队Shannon Narracott和Britt Shephard。图片:ACT Health。

卫生部长雷切尔·斯蒂芬-史密斯(Rachel Stephen-Smith)表示,颁发年度奖项,旨在表彰护士和助产士等一线医务工作者们每天为堪培拉社区的健康做出的杰出贡献。

斯蒂芬-史密斯女士说:“护士和助产士对我们的社区生活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当我们面对新冠病毒的挑战时,他们从未动摇过提供高质量医疗服务、以及以人为本的护理工作的决心。”

ACT卫生局的首席护理和助产士安东尼·唐布金斯(Anthony Dombkins)表示,他们理应获得这些殊荣。

“国际护士节庆祝了弗洛伦斯·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诞辰200周年,弗洛伦斯·南丁格尔被视为现代护理创始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不仅仅因为专业详熟的医疗护理能力备受赞誉,并且她为社会改革、护理方法等方面的进行的开拓性努力更为社会所赞赏。”

其他奖项授予为:

  • 妮可·约翰斯顿(Nikki Johnston),Clare Holland House的护士,专注于姑息治疗(杰出质量改善和研究实践奖)
  • 希瑟·李约瑟(Heather Needham),堪培拉卫生服务中心患者体验高级经理(杰出领导力实践奖)
  • 梅西·卢克塞(Mercy Lukose),堪培拉卫生服务中心Ward 11B的临床护士顾问(杰出管理实践奖)
  • 雷切尔·比尔顿·西姆克(Rachel Bilton-Simek),Clare Holland House 的姑息治疗教育家(杰出教育实践奖)
  • 堪培拉卫生服务中心,专门负责老年人护理的Ward 11A团队(杰出临床实践奖)

NSW警局副局长:古尔本的微光

在2020年频率最高的三个“关键词”,山火、洪水、新冠中,来自新州警察局的副局长加里·沃博伊斯(Gary Worboys)C位出道。

沃博伊斯从去年的圣诞节开始,他便担任新州紧急行动负责人,身披负责人的战袍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见自己古尔本家中温馨的灯光了。

新州警察局副局长加里·沃博伊斯(Gary Worboys)。图片:NSW Police。

沃博伊斯工作的地点在新州乡村消防局位于Homebush的运营中心,这里已经成为一次又一次紧急事件的作战机构。沃博伊斯的主要工作是协调救护车、消防和救援机构、运输部门,以及新州的总理及内阁、福利部门、当地政府以及其他相关政府机构。

他热爱生活,但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他的休闲时间、高尔夫还有园艺的爱好都被弃置一旁。看到在携手帮助数千居民逃离夏季的山火之后,他和前乡村消防队长,如今是新州抗灾委员的肖恩·菲兹西蒙斯(Shane Fitzsimmons)更加了解和信任对方。

沃博伊斯说:“我的职责是确保人们在需要时能通畅地离开南海岸,就像是之前山火时期一样。我们需要确保居民们安全地撤离,并在紧急情况下,为大家提供支援。这就是在紧急特殊时期,我能为大家做的事情。”

他一直协调着各个机构和部门,时刻关注紧急情况。沃博伊斯说:“这关乎到整个社区,关乎到每一位居民。如今,我们交了一份非常满意的答卷,我为此感到无比自豪。”

虽然并没有太多体力劳动,但他的工作是容不得半点松懈的。他说:“在紧急情况发生时,全天候都需要精神高度紧张,不过,我并不认为这份工作很艰苦。

虽然还是会感到疲惫,但当我回到古尔本,重新见到家人时,一切疲惫都烟消云散了,能有家人在身边,真好。不过,我依然热爱我的工作,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思考怎样做会更好,如何能尽可能多地照顾到整个社区。”

在对抗新冠这场战斗之后,沃博伊斯又重新看到了古尔本家中温暖的灯火。他说:“但是我们还不能自满。想一想在澳洲之外的,又有多少人因此丧生、多少家庭崩溃,虽然现在新州只有不到50人死亡,疫情也基本止住,但我们依然要时刻保持警惕。”

当沃博伊斯四岁时,随父母从Narrabri搬到Blacktown,因为父亲当时在Blacktown从事铁路管理工作。他从一名高中生,到一名初级训练生,再成长为一名悉尼的警察,再然后变身成为新州的乡村警察。在遥远的Walgett和Lightning Ridge闪电岭,他意识到抓捕犯罪分子,只是警务工作的一小部分。

维护社区的安全,让我们的家园变得更加安全和谐,7天24小时待命,这些都是一名警察应尽的职责。

新州警察局副局长加里·沃博伊斯(Gary Worboys)在担任州紧急行动负责人时,根据不同地区的灾难规模和程度来协调各部门。图片:NSW Police。

二十年前,当他第一次看到古尔本 Governors Hill 山下的灯光时,想着,这里比我在闪电岭看见的灯光要明亮得多。这些年,他的妻子和孩子跟随着他也转战各地。他说:“每次我们离开生活已久的城镇时,都很不舍。”

随着职位提升,他每天的通勤时间也不断在改变。从一小时到昆比恩、变成一个半小时到卧龙岗或利物浦(Liverpool)。回家的路上,古尔本的夜晚总是灯火通明。

他说:“很高兴,如今回首看时,当初留在古尔本依然是正确的决定。”

沃博伊斯希望大家能继续调整生活习惯和方式,新冠疫情还没有离我们远去,也希望带我们生活完全恢复正常时,古尔本Governor Hill的山脚下,依然闪烁着明亮的万家灯火。

ACT首席卫生官的日常

从澳洲三月拉响新冠战疫以来,我们每天都能在各大新闻媒体上看见ACT首席部长安德鲁·巴尔和ACT首席卫生官科林·科尔曼博士的身影。

那么作为ACT的首席卫生官,除了每天出席新闻发布会之外,还需要做什么工作呢?

ACT Health的工作通常都在幕后,在平时,可能你在一年中都看不见几次ACT首席卫生官的身影,但今年的新冠全球大流行,科尔曼博士几乎无处不在。

科尔曼博士(右)可能是ACT的疫情期间的几个熟悉面孔之一,不过她只是整个公共卫生团队中的一员。图片:Dominic Giannini。

“除去一些休息时间,几乎可以24小时工作。”科尔曼博士告诉Region Media:“现在(我的电话)必须一直待机。(疫情彻底结束)确实很难。这取决于你采取的行动有多积极,各地都一样。”

“我会将家庭生活和居家办公分开;居家时,我会至少花一个小时和我的伴侣一同做饭,然后就去做我需要做的事情。”

作为ACT主要的健康专家,科尔曼博士每天都要与州、领地和在澳大利亚健康保护首要委员会(AHPPC,国家内阁的主要咨询机构)的国家级同行会面。

两个小时的会议很消耗精力、也考验耐力,但是由于首席卫生官在疫情期间每天都要在新闻发布会上发布最新公告,这也就成了疫情期间主要的工作日常。

尽管科尔曼博士无法向我们透露哪个部长提出的问题最多,不过这些讨论随后就被用于向有关部门提供当地政策观点的相关信息。

ACT首席卫生官科林·科尔曼博士在疫情期间渡过了另一个“典型”的一天。图片:Dominic Giannini。

她笑道:“他们都有各自的专长和职务。我们定期与卫生部长和其他部门的管理者进行对话,以确保获得最新的信息,我们可以回答任何问题,不过在见国家内阁之前确实有一份正式的简报。”

每天上午9点半会开始进行病例的统计,详细记录之前几天的数据,然后首席卫生官会对数据进行梳理并准备每日的新闻发布会。

在ACT疫情的高峰期,一天最多新增11例确诊,ACT Health会争分夺秒地寻找所有密切接触者,不过还是有一些公共成员对官方发布的信息感到沮丧。

在本地各媒体的评论中可以看到,有时大家会质疑ACT Health的公告缺少信息。比如最近,读者们迫切地想要知道最新确诊的病例是否还活跃。

科尔曼博士说,在公共卫生的工作中,平衡公共安全与病人的个人隐私始终是一个挑战,而社交媒体可能更会增加其复杂性 – 尤其是有的媒体会博眼球而夸大其词。

ACT Health的一名做规划的工作人员在指定疫情的应急方案。图片:Dominic Giannini。

她说:“我们会努力确保尽快地提供准确的信息。我们必须非常努力地平衡消息和观点。公众的健康是最重要的,但是保护个人的隐私同样重要。”

首先,疫情期间,公共安全是至关重要的。维护公共的安全不只限于首席卫生官,还包括ACT Health里的那些面对摄像机会害羞的卫生工作者们,他们在公共视野之外,但他们依然每天精力充沛的为公共安全而努力。

物流工作人员7天轮班,为了确保每一个医务工作者都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PPE),并未预防第二波新冠爆发指定应急方案。他们直接与国家医疗储备部门保持沟通,从而确保当ACT采取紧急措施的情况时,澳大利亚这道最后的防线能尽可能地通畅。

在整个房间内,做计划官员会针对不同政府部门的最坏情况制定应急计划。比如,假如感染者曾乘坐本地公交出行,就需要有紧急的运输计划;如果发现有犯人具备传染性,就需要制定司法应急方案;如果急诊部门有医务工作者检测呈阳性,也要有专门的应急方案等等。

 

本文首发在「RiotACT堪周报精选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