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堪培拉多家酿酒厂开始转产消毒洗手液了

Michael Weaver 2020年4月3日星期五
Tim Reardon of The Canberra Distillery with his rubbing alcohol

Tim Reardon of The Canberra Distillery with their rubbing alcohol that will be used by health workers as a sanitiser and for sterilising. Photo: Michelle Kroll, Region Media.

 

堪培拉酿酒厂,Canberra Distillery的生产线已经开始变为提炼乙醇,为在前线抗战的医务工作者生产免洗消毒液。Canberra Distillery的蒂姆·雷登告诉Region Media,他们现在的生产线是提取100%的乙醇(即纯酒精)。

在3月27日(星期五),酿酒厂的工作人员们正忙着将梅洛葡萄转为酒精。雷登说:“我们正把一些Murrumbateman出产的梅洛葡萄提纯成外用酒精,可以用于生产免洗杀菌洗手液和其他卫生消毒产品。”

“这批葡萄并不是Murrumbateman品质最好的葡萄,一般优质酿酒厂都会拒绝这些货,不过,因为今年大部分的收成都受到了森林大火的影响,我们也一直在大量地购买这些葡萄。”

“我们蒸馏出酒精,作为乙醇出售。现在每天的产量约为150升,不过希望能将产量扩大到每天200~250升。”

Unicorn Spirits“独角兽烈酒”公司的老板,23岁的本·奥斯本(Ben Osborne),为堪培拉和全球市场生产优质的伏特加。他说,96.6%的伏特加至少有1000升专用于生产堪培拉医院使用的消毒液,对此他感到非常自豪。

他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配方制作消毒洗手液。他说:“Unicorn Spirits还能为挽救生命做一些贡献,这简直太酷了。”

当悉尼皇家复活节表演(Sydney Royal Easter Show)取消后,他剩下6900瓶伏特加,只在UnicornSpirits的网站上出售。

“因为疫情的原因,Unicorn Spirits主要收入来源的85%以上的市场都被取消了。我们很庆幸还有一家线上商店,现可在全澳范围内免费配送,这样能让我们在现在艰难的时刻持续运营。”

 

Ben Osborne from Unicorn Spirits in Canberra

来自堪培拉的本·奥斯本(Ben Osborne)将他的伏特加(包括
‘Quarantini’ 隔离牌伏特加)制成了消毒洗手液。图片:提供。

 

奥斯本说,在上周的早些时候,他接到了来自Underground Spirits的所有者兼主管蒸馏师托比·安格斯特曼(Toby Angstmann)博士的电话。安格斯特曼博士正在协调堪培拉的酿酒厂一起制作消毒洗手液,因为现在堪培拉的消毒洗手液非常短缺。

Underground Spirits现在已经停止生产烈酒,正在与ACT政府合作,确保堪培拉的医务人员在应对新冠疫情危机期间,可以有充足可以消毒杀菌的医疗卫生用品。

安格斯特曼博士具备医学及化学背景,并表示他们的乙醇将被作为医疗卫生人员的供给,包括全科医生GP、医生、护士、各科室工作人员以及急救服务人员。

奥斯本说他不敢相信伏特加居然可以用来拯救生命。他说:“对于那些在前线与病毒作战的医务人员来说,这6900瓶Unicorn伏特加变成了可以拯救生命的消毒剂。”

陆陆续续堪培拉的其他酿造厂,如Big River、Local Spirits和Capital Brewing Co.,也效仿Underground Spirits、Unicorn Vodka和Canberra Distillery,纷纷加入到酒精蒸馏大军中来。

昆士兰东南部的Beenleigh朗姆酿酒厂也表示,他们将向昆士兰政府捐赠10万升乙醇,这样政府可以分发给其他生产商来制造约50万瓶消毒剂。

 

Thomas Darby prepares some merlot wine for distilling

托马斯·达比(Thomas Darby)在Canberra Distillery准备蒸馏。图片:Michelle Kroll,Region Media。

 

其实,对于堪培拉参与酒精提纯的公司来说,也有利于他们的在疫情期间维持业务的继续运营。

“我们的员工都希望能继续工作,很幸运我们能够做些具有建设性的工作。”

“我们还心系这现在处于困难时期的餐饮业的同行们。这场战斗比我们想象的要艰难。”

“对于Canberra Distillery酒厂来说,因为这场疫情,我们转而生产灭菌及消毒产品。实际上我们一直有这项产能,算不上什么大的改变,就是产品重点有所改变而已。”

雷尔登也是一名经济学家,他说,越早开始缩短企业和个人现在经历的暂停期,经济就可以越早开始复苏。

他说:“我们在堪培拉很幸运,这里的经济相对稳定,而且还没有开始经历澳洲其他地区的衰退情况。”

奥斯本也表示,希望堪培拉居民可以支持本土企业。

“我们为能在这一艰难的时期给ACT政府、堪培拉的医院及卫生系统提供帮助和支持而感到自豪。我们本土的酿造行业们正齐心协力,为挽救生命贡献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力量。”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ichael Weaver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