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罂粟花开,ANZAC Day除了纪念和游行,背后还有这些你不知道的故事(1)

Laura Liu 2020年4月28日星期二
Artist's impression of people standing on driveways to commemorate Anzac Day

NSW RSL为今年纪念澳新军团日提供了建议。图片:NSW RSL

离复活节的长假期不久,本周又迎来了一个长周末,但这个公共节日却略显沉重,就是ANZAC DAY,澳新军团纪念日。

每年的4月25日,作为澳大利亚非常重要的公众假日之一,你知道它的由来吗?你又知道在这一天人们应该做些什么吗?

ANZAC,全称是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Army Corps,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联合军团。将4月25日定为纪念日,也是为了缅怀在一战期间,加里波利战争里牺牲的澳新士兵们。

时光倒退到1915年的4月25日,黎明时分,晨雾笼罩。

澳新军团也就是这个时候,登陆土耳其加里波利半岛。但登陆地点错误,预想登陆的海滩变成了陡崖,但面临的敌人,又是大批装备精良的土耳其部队。

这场战役僵持了8个月,在这场战役中,澳大利亚共有超过8000名士兵阵亡。

此后,也就将每年的4月25日,定为澳新军团日。每个州和领地也都设立了战争纪念馆,来缅怀这支年轻而勇敢的队伍。

人的一生,会有三次死亡。死亡和埋葬,不是一个名字的终点,被遗忘才是。而大洋洲的这一天。罂粟花开,军团未远,他们不曾离开。

  • ANZAC DAY 的传统

和很多其他的纪念日一样,ANZAC DAY每年都会有通过一些仪式、活动或者食品物品来缅怀这些逝去的生命。

黎明的纪念仪式 Dawn Service:在每年纪念日的黎明时分,也就是当年军团在加里波利登陆的时间,通常退伍老兵、政界要员、民众、学生等都会聚集在纪念碑前,缅怀英勇牺牲的战士们。

澳新军团游行:在黎明的悼念仪式结束之后,就是军团日的游行了。通产,参与游行的有退役的老兵或已故军人的家属,老兵们都会佩戴他们的战争勋章。这就就是小编第一年来堪培拉时,为什么当天上午到处都有穿着军装的老爷爷走在街上。

ANZAC小饼干:在纪念日前后,去超市采购时,大家一定都能看见超市里会有ANZAC小饼干出售。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会觉得疑惑,为什么军团纪念日还要吃小饼干?在纪念日前后,去超市采购时,大家一定都能看见超市里会有ANZAC小饼干出售。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会觉得疑惑,为什么军团纪念日还要吃小饼干?

  • 今年的ANZAC DAY又怎么过呢?

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今年的ANZAC DAY可能不会如往日般的街道上那么热闹,堪培拉的战争纪念馆,将变得沉静。而堪培拉附近的新州的各个小镇,也是如此。

今年,将是自二战以来第一次,Captains Flat小镇不举行Anzac Day的游行。

虽然像Bungendore、Captain Flat、Braidwood等城镇并没有受到很大的疫情影响,但他们也都将遵循新州RSL的指示,不举办Anzac Day的纪念活动。(RSL:Returned & Service League of Australia 澳大利亚退役军人联盟)

不过镇上的居民们,将和其他地方居民们一样,用自己的创造力来纪念这一天。

班戈多尔(Bungendore)战争纪念委员会主席罗布·阿拉德(Rob Allard)说,很遗憾,不得不取消今年的纪念活动。

阿拉德先生说:“澳新军团纪念日是对那些为我们国家服务的人的纪念。非常欢迎大家在纪念日那天去班戈多尔纪念馆为英雄们献上花圈,或其他的纪念品,为战士们表示敬意。也请大家遵循NSW卫生部的建议,保持社交距离。”

而在Braidwood小镇,RSL的分支将降半旗表示悼念,并在遵守社交距离规则的同时,献上花圈。

纪念日的上午11:00,教堂的钟声将响起来,人们会在街道上鸣笛致哀,持续5秒或做5声鸣笛,飞机也将划过天空,手工的罂粟花(用以纪念战争烈士的花)、书签和餐垫也将被安置在报亭附近的荣誉箱中。

据说,在一战时,最先复活的植物是红罂粟花,于是慢慢地成了纪念战士先烈们的标志。

约翰·舒曼(John Schumann),是标志性歌曲《I was only 19》的创作歌手,他总结了人们今年将如何纪念澳新军团日。舒曼说:“今年将会过一个非常不一样的纪念日。”

“今年不会像往年一样,有任何黎明纪念仪式、不会在酒吧举行聚会、也不会有游行。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将被隔离在家,而不像往年一样看着游行的队伍经过。”

舒曼将在4月24日,纪念日前夕,携他的Vagabond Crew乐队进行音乐会全国直播。音乐直播可以在约翰·舒曼和Vagabond Crew的Facebook 上免费观看。

NSW RSL还分享了很多澳大利亚人纪念澳新军团纪念日的新方式。

包括录制朗诵《The Ode》的视频或标签上#ANZACspirit和#lightupthedawn发布缅怀信息到社交媒体上。还鼓励人们站在自己的车库、阳台或休息室里,听听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播放的简短纪念节目。

今年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的活动也不会向公众开放,届时,将由ABC为全澳人民进行现场直播,大家可以在家中安全地纪念这一天。

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馆长马特·安德森(Matt Anderson)说,新冠疫情让今年的澳新军团纪念日变得更加重要。

安德森先生说:“全社区的人们都在用自己的力量参与这场全球性健康危机的战斗。”

“每年我们都会纪念Anzac Day,虽然2020年情况有些变化,但今年也不能例外。我们坚决致力于确保澳大利亚人尊重曾服役的澳大利亚军人,并对目前正在服役的人们致以敬意。”

纪念仪式将由澳大利亚联邦代表、新西兰人民代表、RSL联盟和退伍军人出席。除其他传统元素外,还会有礼仪吹笛者、迪吉里杜管表演者、和军号手加入。

预先录制好的,特殊的“纪念仪式”将在Anzac Day当天下午4点55分,发布在数字平台上。纪念仪式上,将会由澳大利亚皇家空军SGT Shelby Powell来讲述,澳大利亚武装部队第10营托马斯·安德森·怀特(Thomas Anderson Whyte)的故事,他于1915年在加里波利登陆时被杀。

士兵执行长伊凡·斯拉维奇(Ivan Slavich)认为:“今年澳大利亚人参加纪念活动的方式与往年非常不同。不过,留在家里并遵守社会隔离规定,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凝聚在一起。”

“比如,在黎明时,我们依然可以站在车道上对英雄们表示敬意,或在社交媒体上对退伍军人表示支持,或是在家中,用你自己的方式,感谢那些曾经或现在为澳大利亚服务的人们。”

更多关于澳新军团纪念日的信息,请登录战争纪念馆(AWM)官网。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ichael Weaver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