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温室气体排放量为负是什么概念?ANU说,我们做得到

Ian Bushnell 2020年2月28日星期五
Australia's unprecedented summer of bushfires

澳大利亚史无前例的夏季森林大火、浓烟和冰雹促使ANU理事会通过了气候变化决议。图片:Region Media。

 

ANU计划将校园内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变为负值,并进一步减少对煤炭开采等碳密集型行业的投资。

在今年经历了山火和极端天气之后,ANU理事会呼吁应立刻采取紧急行动,应对日益严峻的气候变化的挑战。

在最近一次会议中,ANU 理事会还表示,将加强校园内的消防倡导和行动,并“在公共场合发表强烈言论”,以帮助应对气候变化。

决议指出,澳大利亚和ANU社区必须想办法应对严重的突发天气事件,比如今年出现的森林大火、烟霾和冰雹。显而易见,这些突发的恶劣极端天气已经对校园内的研究设施造成了破坏。

决议写道:“这些史无前例的突发事件因气候变化更加恶化,ANU的科学家们早就预测并警告过。”

“ANU需要继续重视对气候的研究并适应气候变化,应对可能的气候挑战。”

“所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理事会认识到采取行动的紧迫性,校方也会尽最大所能,利用掌握的资源应对这一挑战。”

其中就包括,让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尽快”降为负值,这是ANU副校长布莱恩·施密特(Brian Schmidt)在2020年的大学陈述中提出的一个想法。

ANU气候变化研究所所长马克·豪登(Mark Howden)教授和他的同事将作为这一目标的领头人。

豪登教授说,第一步是减少建筑物供暖、学校车队、研究活动、旅行等活动的碳排放。

“一般可以通过技术来达到这一点,比如使用电动汽车出行,通过ACT的可再生电力系统充电。

要说明的是,IPCC显示,要将全球气温保持在,比工业时代之前稍高1.5摄氏度以内,我们必须要减少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排放,从而实现净负值排放。”

 

ANU research glasshouse

一月份强烈的冰雹风暴摧毁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一座研究温室。图片:Region Media。

 

ANU的社会责任投资(SRI)政策已经规定,投资经理不得投资那些,从煤炭、赌博、烟草或色情业获得超过20%收入的公司,也必须减少大学对二氧化碳密集型行业的投资敞口。

2018年的一份报告说,ANU在确保其投资组合的碳强度远低于各自的行业基准的同时,依旧保持了投资组合的稳定回报。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校方的长期投资池(LTIP)达12亿澳元。

ANU校长朱莉·毕晓普在谈到校委员会的决议时说,今年夏天ANU经历的极端天气事件反映了一个国家性、全球性的气候挑战。

毕晓普女士表示:“在气候变化的影响方面,澳大利亚被世界其他国家视为第一线,灾难性的森林大火、暴雨和洪水摧毁了我们的社区,还有野生动物。”

“我们意识到这一挑战,ANU拥有世界领先的研究资源,应该去帮助解决这些问题。”

施密特教授说,大学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他说:“学校要让人们轻松地看到未来气候的变化将如何缓解。”

“如何使用能源、如何在未来减少排放,都有对应的解决方案。这取决于人和技术。不过大学就是关于人和技术。”

“对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我们想要起主导作用。大学已经做出决定,在不久的将来,这里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降为负值。我们相信自己可以,并也要告诉公众,做到负温室排放,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Ian Bushnell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