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澳国立ANU最新研究发现,澳大利亚或7万人已有过新冠暴露!

Michael Weaver 2020年9月27日星期日
Person receiving blood test on middle finger.

ANU约翰·科廷医学院的新冠抗体血液测试。图片:Jamie Kidston/ANU。

据悉,根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研究人员的一种新型研究方法发现,澳大利亚曾有过新冠暴露的人数可能比迄今为止检测到的人数要多得多。

ANU约翰·科廷医学院(John Curtin School of Medical Research)的研究小组研发了一种新型血液测试,通过观察血液中的抗体特征来寻找曾感染过新冠病毒的证据。

此项测试是在6月2日至7月17日之间,在ANU进行的(在墨尔本第二波疫情爆发之前,并且在第二波疫情响应检测量增加之前),通过一个血液检测来捕捉某人是否曾有过新冠暴露。

这种新型高敏感检测的方法是对曾感染过SARS-CoV-2病毒(亦称COVID-19或新冠病毒)的抗体进行检测。

研究人员对3000名健康的澳大利亚人的血液样本进行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发现每350人中就有1人曾感染此病毒。


更多阅读:昆士兰州开放对堪培拉边界


与伊丽莎白·加德纳(Elizabeth Gardiner)教授共同领导该研究的伊恩·科克本(Ian Cockburn)副教授表示,在此次研究中,没有人曾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

科本副教授说:“我们最佳的评估结果是,大约有0.28%的澳大利亚人-即每350人中就有一人-曾感染过SARS-CoV-2。”

“这一数据表明,总体约有70,000人有过新冠暴露,而不是我们通过鼻咽拭子检测出的11,000例。”

研究人员表示,即使持保守的态度估计,换算到当时可能有约30,000携带病毒。

Associate Professor Ian Cockburn and Professor Elizabeth Gardiner standing inside the John Curtin School of Medical Research at ANU.

ANU约翰·科廷医学院的副教授伊恩·科克本(Ian Cockburn)和伊丽莎白·加德纳(Elizabeth Gardiner)教授。 图片:Jamie Kidston/ANU。

此外,他们还发现,考虑到假阳性检测结果,可能每3000个健康人里还有8人或曾被感染。

科克本副教授表示,当有人感染SARS-CoV-2病毒或任何其他病毒时,他们的身体便会产生免疫反应并将产生抗体。

他说:“我们对这些抗体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曾有过新冠暴露。”

“对曾感染过SARS-CoV-2病毒的人数进行估计,让我们能更好地病毒的传播情况,社区检测的有效性,以及确定是否存在群体免疫的证据。”

Hayley McNamara working at ANU's John Curtin School of Medical Research.

准博士及研究小组的成员海莉·麦克纳马拉(Hayley McNamara)图片:Jamie Kidston/ANU。

伊丽莎白·加德纳(Elizabeth Gardiner)教授表示,通过一种每天可以检测高达100,000个物质高通量机械容量,让团队可以快速检测数千样品。

她说:“这对于将来评估注射SARS-CoV-2疫苗的人群的抗体水平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约翰·科廷医学院(John Curtin School of Medical Research)的院长格雷厄姆·曼恩(Graham Mann)教授表示,对血液的检测为我们“对抗下一波病毒,提供了又一个武器”。

“这些对抗体检测高灵敏度的方法将有很多的用途,特别是在社区传播的调查中,尤其是对于无症状感染者的调查。”

在堪培拉,目前已经进行了超过90,000次新冠检测呈阴性。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ichael Weaver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