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2020年ACT大选:乐观的堪培拉自由党领袖Alistair Coe,专注“切实、可行”的承诺

Genevieve Jacobs 2020年10月9日星期五
Alistair Coe

阿利斯泰尔·科(Alistair Coe)。图片:Michelle Kroll。

如果说要为堪培拉议会中主要党派的领导人们评选各种奖项的话,那乐观和激情奖也许会属于堪培拉自由党领袖阿利斯泰尔·科(Alistair Coe)。

他乐观、自信,并且相信他所在的政党在这次竞选中会赢得胜利。当被问及他如何看待“如果失败,自由党将进入反对党的第三个十年”这个问题时,他拒绝接受这个可能。

他说:“显然,这不是大家在考虑或计划的事情。我们正在争取赢得13个席位,我们为竞选全力以赴,拜访了很多地方,打过许多电话,也投递了很多信箱。”

“绝大多数的堪培拉人都在他们本地的店里接触到了自由党的候选人。我们正在竭尽全力,希望赢得13个席位。”

自由党的主要焦点是科先生所说的“切实可行的举措”-承诺的关于生活成本的问题,让普通堪培拉人的生活更轻松,并指出高生活成本给弱势群体带来的费用。

这是目前竞选活动中最引人注目的时刻之一,此前曾宣布前工党首席部长乔恩·斯坦霍普(Jon Stanhope)将领导一个贫困工作组,而这被工党认为只不过是个噱头。

科先生表示,认识乔恩·斯坦霍普(Jon Stanhope)的人也都知道他不擅长表演。

他说:“ACT中有30,000人处于贫困之中。在堪培拉,我们有孩子上学时没有早餐吃。我们可以假装它不存在-我们不像其他城市那样,整个区都处于根深蒂固的贫困之中,但是这里还是有人生活得很艰难。”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让乔恩·斯坦霍普(Jon Stanhope)参与其中。我很高兴他同意担任工作组主席。”

登门拜访让科先生看到了人们的生活有多艰难。他指出,例如,在年长的女性群体中,无家可归者的比例上升,并谈到还见到一名女性沙发客,说这取决于她的朋友或家人给她一个容身之处的善举。

从政治上来讲,这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重点。在整个竞选期间,自由党一直在进行一些积极的形象区分。工党在财务责任方面与其纠缠,而他们则将工党推至重大贫困倡议的问题上,这是一个有趣的场面,同样,自由党的百万树木政策也是如此。

自由党表示,竞选活动都是关于生活成本以及对于人民最艰难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没有对如修建轻轨这样的大型基建项目承诺的原因。

相反,科先生说,他的宏观思路是关于堪培拉人的福利。

“这是一项以家人和家庭为重点的竞选活动,我们最好的财富是人。需要非常注重切实可行和本地服务,以使堪培拉人能向前迈进。在堪培拉,有许多人都能负担起生活的开支,但也有很多人无法负担这些。”

“工党正在进行一个相反的竞选活动-与自由党相反。我们正在努力让堪培拉成为一个最适宜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我们所有的倡议、我们所有的想法和政策,都是关于明确的和切实可行的事情,这是两个党竞选活动的不同。”

问题似乎在于如何支付这些费用,似乎让科先生明确表态这些钱(来代替他关于整个任期冻结利率和取消工资税的承诺)将从何处来并不容易。

在这里有很多关于如何促进整体的经济发展、并将人才留在堪培拉的讨论,但对成本的计算和分析很少。不过他大力否认自由党是在不作为、或是希望选民不喜欢安德鲁·巴尔而使其落败。

此外,他也不热衷于讨论长期任职对于我们的民主制度是否会产生不良后果,或者自由党对堪培拉选民而言是否太过右倾。

科先生说:“我将把这些留给分析师们。我们正在努力赢得这场竞选,工党似乎很关注我们,不过我们将继续关注堪培拉人。”

“只有新闻工作者和工党才会上升到哲学和意识形态。当我一户户敲门拜访时,我并没有在想这些。”

他表示,与反对他们的人相比,自由党的候选人有更为广泛的文化背景,以及眼界更宽的看法。

“在我看来,这些文化背景、阅历、以及看法是优势,而非弱点。”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Genevieve Jacobs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