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与俄罗斯机构切断联系,学者们提交公开信质疑校方决定

Lottie Twyford 2022年3月10日星期四
University Avenue ANU

一群学者向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写了一封公开信,批评该大学暂停与俄罗斯关系的决定。图片:Martin Ollman。

近日,一些学者批评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暂停与俄罗斯机构联系的决定,称这可能会加速“国家陷入黑暗时代”。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在上周曾强烈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称其“威胁到了调查和学术合作自由所依据的和平、自由和民主”。

在一份由校监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校长布赖恩·施密特(Brian Schmidt)和学术委员会主席琼·利奇(Joan Leach)签署的声明中,ANU表示将立即并无限期执行暂停与俄罗斯机构的联系。

但是,一群学者(包括许多俄罗斯血统学者)现在已经向大学董事会提交了一封公开信,呼吁ANU重新考虑这一决定。

“这项政策将主要影响俄罗斯的研究和教育机构,最终可能会影响这些仍在发出理性声音的俄罗斯学者,”公开信中写道。

相反,他们要求做出“更有针对性的回应”,而不是惩罚俄罗斯的研究机构和学者。

Ukrainian protesters

最近几周,有人在俄罗斯大使馆外看到抗议者聚集(2月26日周六)。图片:Region Media。

学者们在公开信中声称,暂停与俄罗斯研究机构正在进行的合作活动,将对俄罗斯的学者产生“破坏性影响”——其中许多人“致力于国际合作”。

公开信称,许多俄罗斯学生和学者同样反对无端侵略。

“疏远俄罗斯研究人员的政策只会帮助俄罗斯国家宣传侵略和孤立。这项政策可能会被解释为西方恐俄症的又一个案例,”公开信中写道。

此外,学者们称,暂停与俄罗斯机构的活动将对目前ANU参与俄罗斯研究和合作的学者和学生造成不利影响。


更多阅读:给汽车加满油从没现在这么痛苦:堪培拉油价创下历史新高,低收入家庭苦苦挣扎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副校长萨莉·惠勒(Sally Wheeler)教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抵制俄罗斯机构仅适用于机构层面,“包括所有涉及大学机构的正式活动、交流和研究项目”。

惠勒教授表示,大学工作人员可以自由地与俄罗斯同事互动,因为“大学没有对个人间的互动施加任何限制,除非是受到外国干涉的行为,或违反现有经济制裁的限制” 。

“根据我们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政策,在任何问题上,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社区的所有成员都可以自由地持有并合法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她说。

该大学的建议指出,仍然允许学者与他们的俄罗斯同事共同出版,但学者们应避免在俄罗斯拥有和经营的期刊上发表文章。

此外,ANU还建议工作人员不要使用大学的任何资金或外部资助机构的任何资金来支持俄罗斯同事的旅行、出版费用或其他可能由俄罗斯机构承担的费用。

ANU还建议大学工作人员不要进行任何俄罗斯资助的访问。


更多阅读:堪培拉机场重新起航,开放日邀居民近距离感受飞行的魅力


此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曾与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Moscow St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和国立高等经济研究大学(National Research University of Higher School Economics)签订了正式的协议。

外交和贸易部 (DFAT)也了解大学机构间的这些关系。

该大学现有大约80名学生、教职员工、访问学者和荣誉研究员来自俄罗斯或乌克兰。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表示,当紧张局势开始升级时,校方与这些来自该地区的学生们取得了联系,并将寻求为任何有需要的学生提供经济支持。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Lottie Twyford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