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堪培拉女性将可免费堕胎,自由党议员自曝个人堕胎经历

Lottie Twyford 2022年8月7日星期日
Nicole Lawder

堪培拉自由党议员妮可·劳德(Nicole Lawder)在ACT立法议会上分享了她年轻时的堕胎经历。图片:Region Media。

ACT政府宣布,其将为所有有需求的女性提供免费的医疗和手术流产服务。

堪培拉自由党议员妮可·劳德(Nicole Lawder)迈出“勇敢”的一步,她分享了自己刻骨铭心的堕胎经历。

这是劳德女士第一次公开谈论她自己的经历。

近日ACT立法议会上,劳德女士详细描述了她的经历。今年6月“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被推翻后,女性部长伊薇特·贝瑞(Yvette Berry)提出了一项声援美国民众的倡议。

当选择堕胎时,劳德女士正生活在美国,已经结婚并育有子女。她说,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

Pro-abortion protest

“罗伊诉韦德案”的推翻引发了世界各地的抗议潮。图片:Gayatri Malhotra。

她告诉议会,走进诊所时,她战战兢兢,步履沉重,这并不是因为她想改变主意或后悔自己作出的决定,而是因为外面聚集着大量的抗议者。

她说:“外面聚集着愤怒、丑陋、嘈杂的人群,大概有100人,他们高喊口号,向窗口扔东西,包括看起来像血桶的东西。”

“人们推搡着我,朝我脸上吐口水。而几个小时后,我还要再次穿过这片丑陋、喧嚷和可恶的人群。”

“他们没有为我祝福。我很害怕,这种恐惧一直伴随着我。”

作为流程的一部分,诊所还要给劳德女士亲眼看到流产胎儿的照片,尽管这是法律要求的,但她表示这个过程没有帮助。

她在议会上说,那是作为女性的黑暗时刻。

“我从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但我对此进行了反思。之后的许多年里,在我堕胎的纪念日,我都想知道那个孩子会怎么样,”她说。

“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这么想了,但我从未忘记那次丑陋的抗议。”


更多阅读:罗诉韦德案被推翻后,ACT将调查本地堕胎服务的可获得性和可负担性


作为Brindabella的议员,劳德女士承认,她所在的党派中,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可以堕胎的观点。

“堕胎是一件非常隐私的事情,”她告诉议会。

“女性应当拥有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她们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做什么,不应该由别人来决定。”

在ACT地区堕胎合法化20周年之际,贝瑞女士介绍了这项立法。

最初堕胎合法化的立法,是在2002年由贝瑞女士的父亲韦恩·贝瑞(Wayne Berry)提出来的。

在ACT地区,在堕胎诊所周围50米范围内抗议也属于违法行为。


更多阅读:罗诉韦德案被推翻,那么在澳大利亚堕胎合法吗?


这一天,贝瑞女士和卫生部长雷切尔·斯蒂芬-史密斯(Rachel Stephen-Smith)还宣布,在将于明年中旬取消相关费用,从而解决ACT安全堕胎的最后障碍之一。

所有ACT的居民均有资格享受这项福利,包括没有医保卡(Medicare)的居民。

ACT政府将在未来四年内为该计划投入460万澳元,以免除相关的自费费用。

接受堕胎服务的女性将在堕胎时免费获得长效且可逆的避孕措施,政府表示,已有证据证明这可以减少女性对堕胎的需求。

同时,这些措施并不是强制性的。


更多阅读:ACT政府发布综合战略,关注妈妈、宝宝和医护人员福祉


在ACT地区,虽然政府没有对堕胎设定法定妊娠期限制,但实际上女性仅在妊娠期16周之内可以在本地获得相关服务。

妊娠期超过16周的女性则需要前往其他州才能进行手术,她们通常是前往悉尼。

倡议者称,这其中涉及的费用可能会飙升至数千澳元。

斯蒂芬-史密斯女士表示,ACT 将继续努力,将堕胎的可行性延长至16周以上。卫生部长指出,政府还推出了一些措施,可为因医疗原因需要跨州旅行的人服务。

她还呼吁联邦政府带头,采取全澳统一的方式提供免费堕胎服务。她证实,她已写信给卫生部长马克·巴特勒(Mark Butler),敦促他制定相关的计划。

联邦工党曾在2019年大选时承诺在全澳范围提供免费的堕胎服务,但他们并未在今年的大选中提出同样的政策。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Lottie Twyford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